水污染

水污染在下游地區隨人口、農業和工業發展愈益嚴重。在一些落後地區,人們更把河溪視作排水渠,例如印度的恆河和泰國的湄公河。

有機污染物(如禽畜廢料)或無機污染物(如重金屬汞、鎘和鋅)會危害河流生物。人們飲用被污染的河水或進食受污染的河流水產,亦會影響健康。








修渠築壩

為了紓緩洪患和污染,以及配合城市化,不少河流會被渠道化。河床及河堤會被挖掘,改變河流的深度、闊度、形狀及位置,再在河堤和河床表面鋪上混凝土。天然河溪複雜的結構適合很多不同的生物棲息,河道化卻令河道的環境和水文變得統一,不再適合生物居住。除人工河道,堤壩和堰同樣會改變河道結構,甚至妨礙河流生物移遷和擴展領域,對迴游魚類的影響尤甚。




河流被改造成石屎渠道






外來物種

不少動物被引進作食物、寵物甚至生物防治工具,部份外來生物因缺乏天敵,適應移居環境後能大量繁衍,與原生生物爭逐資源,河流是外來生物的黑點,香港早年曾引入食蚊魚(Gambusia affinis),用以捕食蚊的孑孓,控制蚊患,但牠們卻同時大量攝食本地魚類的食物。生態學家估計,食蚊魚已逐步將本地原生的魚類弓背青(Oryzias curvinotus) 淘汰。現在本港只有少數河溪未有食蚊魚出沒。



 


福壽螺(Pomacea spp.)是從南美引進的食用螺,最終在河溪大量繁殖,啃食水生植物


Copyright 2012 by Green Power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