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態環境

城門河河盆的範圍頗廣,河流生境大致可簡單分為沙田新市鎮以外的天然河道,以及沙田新市鎮以內的人工河道。天然河道大部分位於郊野公園範圍,屬上游河段,包括城門谷的溪澗,以及沙田谷九龍水塘引水道以南及其東面的溪澗,均保留著天然面貌,河流生態資源十分豐富。即使一些郊野公園範圍以外的上游河段,大致亦保留著天然狀況。城門河進入沙田新市鎮,即下游河段,全已遭渠道化,其他支流進入新市鎮的部分,更遭改成地底排水管道,將上游河段的水經海灣填海而成的「河道」排出沙田海。此部分的天然河流的河口和海岸生態已蕩然無存,與新市鎮外河段的天然狀況形成強烈對比。



大圍明渠

上游

石澗上常見的有石菖蒲(Acorus tatarinowii)和石蘿藦(Pentasachme caudatum),在部分河段亦有發現穀精草(Eriocaulon sp.)。在一些陰暗潮濕的岩壁,不難發現長有銳齒濕生冷水花(Pilea aquarum),亦會發現愛長於陰暗潮濕的溪旁的食蟲植物,如寬苞茅膏菜(Drosera spathulata)。
本地上游河溪常見的麥氏擬腹吸鰍(Pseudogastromyzon myersi)、擬平鰍(Liniparhomaloptera disparis)和溪吻鰕虎魚(Rhinogobius duospilus)均廣泛分布於城門河上游的河溪。水底的石隙中常見廣東米蝦(Caridina cantonensis)和海南沼蝦(Macrobrachium hainanense),水底的石底表面常見蜉蝣若蟲和水錢貼附著,石面則常見有海南蜷螺(Brotia hainanensis)。溪底的枯葉堆或泥土中是很多昆蟲幼蟲棲息的地方,包括石蛾幼蟲、斑魚蛉幼蟲(Neochauliodes sp.)、擎爪泥甲幼蟲(Eulichas sp.)等等。仰蝽愛在水中以其特長呈槳狀的後足划動游泳,鼓甲則愛在水面急速游動,而暗條澤背黽蝽(Limnogonus fossarum)和偽齒澗黽蝽(Metrocoris lituratus)會利用水的表面張力,以特長的足部在水面前後滑行。




石菖蒲


大綠蛙

麥氏擬腹吸鰍
 
豉甲


蜉蝣
 

城門水塘

水務署定期在本地的水塘放養魚苗,物種包括鰱(Hypophthalmichthys molitrix)、煄]Aristichthys nobilis)、金山鰂(Tilapia spp.)、鯪(Cirrhinus molitorella)、鯽(Carassius auratus)、藍刀(Hemiculter leucisculus)等。到訪城門水塘岸邊,可見五線無鬚䰾(Puntius semifasciolatus)和星點伴麗魚(Hemichromis stellifer)等本地魚類和外來的熱帶魚。此外,市民經常到城門水塘放生,主要是蛙類、龜類和淡水魚類,特別是一些觀賞熱帶魚。水塘岸邊的植物主要是陸生植物,岸邊不少位置栽種有一列列白千層(Melaleuca quinquenervia),還可找到很多水翁(Cleistocalyx operculatus)。


草魚



下游

城門河道常見的魚類包括牛鰍(Platycephalus indicus)、沙鑽(Sillago sp.)及鋪魚。從報章引述市民在城門河畔垂釣的魚獲所知,生活在下游人工河道的魚類物種有石斑類、鱸魚(Lateolabrax japonicus)、盲鰽(Lates calcarifer)、黃雞泡(Takifugu alboplumbeus)、鯔(Mugil cephalus),以至鯆魚等等。在退潮時,河岸近處可見由非洲鯽(Tilapia spp.)造成的泥窪。河岸經常可見小白鷺(Egretta garzetta)、大白鷺(Egretta alba)和夜鷺(Nycticorax nycticorax)。
城門河畔的行人路和單車徑旁種植有各種觀賞植物,例如細葉桉(Eucalyptus tereticornis)、烏桕(Sapium sebiferum)、黃槿(Hibiscus tiliaceus)、榕樹(Ficus microcarpa)、臺灣相思(Acacia confusa),以及一些灌木和草本植物等,而在河堤的石隙長有不少禾草,甚至長出整株黃槿、榕樹、黃葛樹(Ficus virens)等。



河堤石隙長出的黃槿

Copyright 2012 by Green Power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