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地河溪擁有極高的生態價值,育有最少 400 種水生和陸生植物,包括藻類、苔蘚、羊齒類及有花植物,並已紀錄最少120種淡水魚、20種蛙和5種龜,還有蛇類等有脊椎動物,無脊椎動物則有螃蟹、蝦、軟體動物和昆蟲如蜻蜓、蜉蝣及石蠅的成蟲和幼蟲。這些生物中更有不少是世界性和區域性具保育價值的物種,例如:褐魚鶚(Ketupa zeylonensis)和水獺(Lutra lutra)。

 


大薸 (Pistia stratiotes)


高體 (Rhodeus ocellatus)
© Matthew Sin

香港鬥魚 (Macropodus hongkongensis)是香港獨有的品種

沼蛙 (Hylarana guentheri)

烏龜 (Chinemys reevesii)


呂宋灰蜻 (Orthetrum luzonicum)

石蠅成蟲


日本絨蟄蟹 (Eriocheir japonica)

水錢 (甲蟲若蟲)

香港很多河溪的上游在郊野公園範圍內,免受發展和人為破壞,所以河道和植被能保存天然面貌。上游常見的水生植物有:石菖蒲(Acorus tatarinowii)、木賊 (Equisetum spp.)、穀精草 (Eriocaulon spp.)等。

由於上游河道淺窄、水流湍急,流量變化大,所以找到的水生動物也較小型,如:海南沼蝦(Macrobrachium hainanense)、蜉蝣稚蟲、香港瘰螈 (Paramesotriton hongkongensis)等。

 

纖弱木賊 (Equisetum debile)

石菖蒲 (Acorus tatarinowii)

海南沼蝦 (Macrobrachium hainanense)

香港瘰螈(Paramesotriton hongkongensis)只生活於清澈無
污染的山溪
   

本地河溪有大量的底棲生物,其多樣性是本地河溪眾多動物中最高,例如:溪吻鰕虎魚(Rhinogobius duospilus)、橫紋南鰍(Schistura fasciolatus)、擬平鰍(Liniparhomaloptera disparis) ,種類遠較自游性和浮水性動物多 。這是由於上游河床的沖積物分選較差,同時會有大小不同的石塊和沙礫,形成很多複雜的底層環境,適合各種不同底棲動物居住。沿流而下,沖積物的分選逐漸改善,沙泥的成份增加,下游底棲生物的多樣性因而下降。

很多本地河溪的中、下游因為受污染和發展影響,所以水生生物的種類和分布亦有別於天然的河流。舉例說,下游的水污染限制了對溶氧量敏感度高的魚類(例如:異 (Parazacco spilurus))的分布,卻有利能承受嚴重污染的魚類(例如:莫桑比克口孵非鯽(金山鰂)(Oreochromis mossambicus))建立種群。


上游的魚類如橫紋南鰍 (Schistura fasciolatus)多屬底棲性

擬平鰍 (Liniparhomaloptera disparis)

(Parazacco spilurus)

莫桑比克口孵非鯽(金山) (Oreochromis mossambicus)
   


此外 , 人為活動亦會改變中 、 下河段的天然水生植物種類,原本的植物可能被其他植物取替,例如農作物,包括西洋菜 (Nasturtium officinale)、薑花(Hedychium coronarium)、象草 (Pennisetum purpureum)或農田的野草,包括毛草龍 (Ludwigia octovalvis)、鴨跖草(Commelina communis)、莎草(Cyperaceae spp.)等。

 
     

西洋菜 (Nasturtium officinale)

毛草龍 (Ludwigia octovalvis)


鴨跖草 (Commelina communis)

人為活動亦包括了引進外來物種,讓外來物種有機會進駐中、下游河段,常見的外來物種有福壽螺(Pomacea lineata)、莫桑比克口孵非鯽(金山) (Oreochromis mossambicus)、雜色劍尾魚 (Xiphophorus variatus)等,這些物種因適應能力強 、 天敵少 , 與本地原生物種競爭棲息地、食物等生存資源,影響原本的河流生態系統。

 

 


福壽螺 (Pomacea lineata)


雜色劍尾魚 (Xiphophorus variatus)

 

 

Copyright 2012 by Green Power All rights reserved.